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首頁 > 業內新聞 > 問題研究

校園書店如何辦出特色和活力

——高校校園書店健康發展系列之一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作者:范燕瑩 發布時間:2020-06-29

  

        編者按 2019年7月,教育部印發《關于進一步支持高校校園實體書店發展的指導意見》,為各地推進高校校園書店建設和健康發展指明了方向。在這一年,高校里多了不少新開張的實體書店。在國家政策的大力扶持下,在各地積極推進高校校園書店建設新的時代背景下,高校校園書店如雨后春筍般建起來,對這一現象點贊的同時,業界應思考如何更好地令其“活下去”。《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記者就如何實現高校校園書店可持續健康發展這一話題進行了采訪。本期推出高校校園書店健康發展系列報道第一篇,以饗讀者。

        由北京市委宣傳部主辦的北京“遇見一家書店”征集活動“最具人氣書店獎”近日揭曉。此次入選“最具人氣書店獎”的實體書店一共有10家,外研書店、團結書社作為僅有的兩家高校校園書店,在北京眾多有特色的實體書店中脫穎而出實屬不易。

        最具人氣,體現的是一家書店經營的特色與活力。外研書店、團結書社的共同特點是,均由大學出版社主辦,符合各自大學氣質,風格特色明顯。《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記者以這兩家書店為切入點,約請相關負責人談高校校園書店如何辦出特色和活力,實現健康可持續發展。

定位 書店特色根植于高校內在氣質

        “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很多實體書店無法開門,即使開業客流也受到較大影響,但是外研書店在學校、出版社的支持下于4月8日全面復工,這在書店,尤其是高校校園書店中算是比較早的,并且通過原版書特賣等活動,促使書店銷售和客流逐漸恢復。”外研書店總經理付帥告訴記者,這是書店能夠入選“最具人氣書店獎”的原因之一。

        高校校園書店想要辦出特色和活力,首先還要回到如何正確認識高校校園書店這一根本問題上來。“校園書店的特色不是‘拿來主義’,而是根植于、生發于所在高校特色的內在特質。”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社長兼總編輯趙秀琴說,高校校園書店要緊緊地結合學校特色,考慮到書店所輻射的讀者需求,才能更好地服務師生。由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讀者服務部升級改造而來的團結書社,其經營定位緊緊圍繞3個層次“民族—高校—社區”,緊緊圍繞民族文化類圖書為主的銷售展開經營,提供特色書單服務,聯合本校師生開發民族文創產品,舉辦相關特色閱讀活動,從而使團結書社由傳統的小眾型出版社下屬的書店賣場轉變為立足于民族類出版物、立足于中央民族大學,服務全校師生以及周圍社區居民的大眾型復合經營實體閱讀體驗空間。

        “準確定位、聚焦經典、溝通中外。”這是北京外國語大學校長楊丹對于外研書店的傳承與創新提出的三點建議。首要的一點“準確定位”,就是要把握書店定位,充分發揮語言和區域國別研究優勢和特長,服務語言及相關學科教育和學習的社會需求。“高校校園書店也是書店,只是位置比較特殊,坐落在校園內,這就先天決定了高校校園書店應該立足高校,結合學校的特色、定位,做好書店的特色和定位,以做好師生的服務。”付帥說,作為校園書店,一方面要繼續在語言特色上更為深入,利用和出版社對接的優勢,獲取最新學術出版成果,爭取成為教師群體科研助手;一方面要圍繞學生需求,在做好教材、讀物配套的同時,提供更多指導性書單,引導大學生閱讀。此外,還將聯合校內創業團隊開發更具北外特色的文創產品和活動。

對內 緊密依靠學校做好特色服務

        由于推廣全民閱讀的原因,國務院參事樊希安在全國范圍內考察了一批高校校園書店后,對于高校校園書店建設,他提出了建議,高校校園書店要緊緊依靠高校,把高校作為建設、運營校園書店的重要支撐和依托。圖書選品做到精準服務校園師生,文創開發體現校園文化特色……對此,很多高校校園書店不但是這么設想的,也是這么實踐的。

        從2015年起,清華大學校長邱勇每年都會給本科新生贈送書籍,包括《平凡的世界》《瓦爾登湖》《藝術的故事》《從一到無窮大》《萬古江河》。走入清華大學鄴架軒閱讀體驗書店,迎門而立,就能看到這樣的“校長推薦”和“重點推薦”專區,非常醒目。另外,店內的“清華作者”專區、《清華大學薦讀書目》圖書專區、“最受清華師生歡迎的10本書”專區、“歷屆活動主題圖書”專區等同樣凸顯清華特色。位于復旦大學校內,有著20多年歷史的鹿鳴書店,一直為學校的文史學者提供個性化服務,書店根據他們開出的書單,尋找和購買相對小眾的學術書籍。

        于2019年年底投入運營的中版書房·上海交大店,是中版書房的第一家高校校園書店,其對于圖書選品非常看重,希望能夠促進大學生整體素養的提升。中國出版集團東方出版中心副總編輯、上海中版圖書公司董事長劉佩英說,考慮到集團旗下出版社圖書的整體風格特色,大學生是他們未來非常重要的讀者對象。“校園書店的建設,讓我們接觸到更多的年輕人,更早地接觸到我們未來的讀者群。”在她看來,無論是打造優美的書店環境,還是提供茶飲、簡餐等多業態經營,已逐漸成為現在書店的標配,“但作為一家書店,還是要以圖書的選品和內容取勝,我們的校園店不銷售考試、教輔用書,我們希望提供更高端的圖書產品,能夠真正促進大學生的精神成長。”

        在活動舉辦上,高校校園書店同樣積極加強與學校的互動和合作,打造特色精品文化活動。明德書店與中國人民大學合作,定期進行“明德大講堂”活動,內容囊括從哲學到歷史、從法律到文學等各個人文領域,現在“明德大講堂”已經逐漸成為出版社和學校對外的一張名片。記者發現,外研書店在此方面的做法也頗有特色,他們充分利用學校老教授這一寶貴資源,發揮他們在書店運營中的作用。其具體做法是,聘請10余位退休教授擔任書店的“榮譽店員”,這些教授店員可不一般,其中有北外原黨委副書記裴玉芳、英語系退休教授張耘等多位重量級專家學者。“教授店員”平時不需要坐班打卡,只需在圖書推薦、讀者答疑等方面予以指導,但是到了關鍵時候也會親自“披掛上陣”。2019年8月,為響應北京市委宣傳部“百店千場”活動,書店特別策劃了“教授店員系列講座”,教授們從專業角度出發,側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國情、文化介紹,為讀者奉獻了既有國際視野,又具人文情懷的精彩講座。“高校同樣也是一個社群,除了師生之外,還會有老人和小朋友,所以我店抓住這個特點,做了‘老教授榮譽店員’和‘研媽媽繪本故事會’兩個長期項目,以做好‘一老一小’的服務。”付帥說。

對外 走出學校迎來更多想象空間

        6月19日,位于上海虹橋麗寶廣場的大夏書店·麗寶店正式開業。開業當天,書店即迎來了“粟上海”文化品牌的入駐,書店將與“海上文創”等文化品牌合作,引入以紅色文化、海派文化等為主題的精品文創。大夏書店推出首家品牌授權店,成為上海高校校園書店走出校園進商圈的一大創新案例。

        “校園書店的影響,可以不局限于高校,只要做得夠好,想象空間還是蠻大的。”付帥介紹,2018年4月,外研書店受邀入駐東升科技園,開設首家分店。“今年我們也主動對接園區資源,希望能夠對學生的就業有所幫助。”在加強校內外的互動上,博庫書城徐工院店也有創新性做法,它不僅是一家獨具建筑特色的高校校園書店,也是徐州市新城區第一家面向市民開放的校園書店,不僅接待本校讀者,也面向全市開放,成為社會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組成部分。

        如果說,很多高校校園書店在服務本校師生、突出校園文化特色方面做得相當不錯,那么,在打通校內外,對資源整合的串聯方面還有較大的提升與發展空間。客觀來說,相比之下,機制更加靈活的民營文化企業在此方面更有優勢。“專注于高校文化與社會資源的有序嫁接。”這是時光文化總經理崔琦對其大學時光書店的獨特理解和定位。

        2020年年初,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全國高校校園書店幾乎都無法正常營業,時光文化改變營運思路主動出擊,將疫情影響轉化為疫情“紅利”。在浙財時光店的運營上,借著浙江財經大學創業學院承辦浙江省教育廳主辦的“浙江省第三屆大學生鄉村振興創意大賽”的契機,時光文化與創賽組委會,走出學校,與地方黨政班子進行走訪、交流,以期能對古村落進行保護、修繕和提升。在政府事務上,時光文化還強化與杭州市錢塘新區社事局的合作,在非遺傳承與保護、游走錢塘工業游等板塊達成合作,將共同推進高校與地方政務合作進行嘗試性探索。“高校校園書店是校內外的資源嫁接的橋梁。高校需要政府口的資源聚合的導入,政府也需要高校去落實相關工作內容的傳遞。正是基于這種兩邊拉一拉推一推的‘中間人’角色,也給了時光文化大量全新的視野和機遇。”崔琦說。

分享到:

天天看片高清观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