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首頁 > 業內新聞 > 問題研究

一家書店要賣多少書,才能維持基本生計?

作者:萬國英  來源:出版商務周報  2018/2/24 16:45:44

       編者按:2017年,實體書店呈現出井噴之勢,新華書店、民營書店都呈現出了爆發式的增長。無論是實現百店小目標的西西弗書店,還是跨省開分店的最美書店鐘書閣,都讓人們產生了某種錯覺——認為開一家書店是非常容易的事情。青苑書店董事長萬國英認為開書店成本非常高,僅憑借賣書單一業務是行不通的,她算了算這筆賬——
  在剛剛過去的2017年,實體書店呈現出一片繁榮的景象。以我的感受來說,主要有三點:一是各式最美書店層出不窮,二是書店空間開始復合式發展,三是以西西弗書店為代表的連鎖書店擴張速度非常快。
  實體書店的發展能夠達到現在的狀態,不僅僅只是政府扶持的結果。實體書店可以對接咖啡店、文創產品店,甚至手作包店、鞋店等,包容性極強。當下倡導全民閱讀的社會風氣、資本市場對文化產業的介入、人們對生活品質的追求以及企業對于打造自身文化內涵的需求,都使得實體書店這個包容性很強的產業被人們所關注。但盡管如此,對于民營書店來說,生存境遇仍不樂觀。
  一家書店的運營成本有多高
  人們通常將開書店這件事情看得過于簡單,認為有一個空間、放上幾本書就可以經營一家書店。從我經營青苑書店25年來的經驗以及我身邊開書店朋友們的體會來看,這件事遠比想象中要困難得多。
  房租是實體書店的第一大殺手。對于書店來說,50元/平方米以下的房租是最理想的狀態。且不說一線城市的房價,對于南昌這類二線城市來說,青苑書店所在的地段,房租均價已經漲至200元/平方米。一間100平方米的書店,一個月光是房租就將達到2萬元。
  高昂的人力成本是實體書店的第二大殺手。書店想要留住店員,一定要具備合理的薪資結構,否則容易出現“鐵打的書店,流水的店員”的尷尬情況。據我所知,像方所以及物外書店等,普通店員的學歷通常要求在本科以上,甚至很多都是碩士學歷。像這類人才,如果薪資跟不上根本不行。100平方米的書店里,至少需要配備3名店員,以二三線城市的薪資標準來看,假使每月每人薪資為3000元,3個人加起來的人力成本就要近1萬元。
  除了這兩大部分支出外,水電費、折舊率、采購成本、運輸費等都是必須的。青苑書店目前每月的水電費支出接近500元,冬天一開空調后耗電情況劇增。而采購成本等,對于青苑書店以及萬圣書園這類極其重視采購選書的書店來說非常高。這些成本大概算作1萬元,實際可能還會更高。
  對一家二三線城市的100平方米的書店來說,每月的成本=2萬元房租+1萬元人力成本+1萬元,共4萬元。而售書時,還需要讓出10%—15%的利潤給會員。如果書店直接從中盤采購圖書,折扣會相對較低,但圖書銷售能達到20%的毛利率已經非常高了。如果光靠售書來看,需要銷售出20萬元的銷售額,才能持平,即每天需要達到6666元的銷售額。約計每本圖書的定價為30元,那這家書店每天需要售出至少222本圖書。
  除去獨立書店,一般的民營書店如果單純銷售人文社科類的圖書,要達到這個銷售額比較困難。因為一家100平方米的書店,幾乎沒有可以舉辦活動的場地,也就談不上為書店引流了。如果書店面積稍微大一些,配備了活動區域,盡管出版機構邀請作者會節省舉辦活動的嘉賓費,但仍然要為活動支出相應成本,比如安排出版機構以及嘉賓的午餐、晚餐等。這些都是人之常情,但卻也是實實在在的成本。
  所以,在很多二三線城市,很難見到人文社科書店的身影。我認為,獨立書店之外的民營書店,售書架構比例應為:教輔類占50%及以上,人文社科類緊隨其后,然后是少兒類、公務員考試等教材類、黨政讀物類。人文社科書店的老板,多數都是依靠其他業務在支撐書店運作,靠著情懷在支撐。我和劉蘇里等朋友也在擔心,我們這一代書店人如果退休了,像我們這種傳統的獨立書店也許真的就越來越少了,與出版社的老編輯一退下來,新編輯能力尚缺,出現青黃不接的情景是一樣的。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互聯網打破了時空的局限,讀者也越發理性。除了上述成本外,知識付費產品的出現,也在一定程度上擠壓了實體書店舉辦活動所能帶來的流量。
  當下人們的生存成本很高,對于時間的要求非常高,當讀者花費時間精力、付出交通成本來到書店參加文化活動時,如果書店不能提供高質量的內容,那無疑是在浪費讀者的時間。舉辦文化活動是這樣,選書亦然。當讀者越來越多選擇通過手機直播、知識付費來接觸文化活動,來書店的人數自然會下降。
  實體書店進入井噴期,盡管電商的銷售數據依然很高,但我身邊很多出版社供應商都告訴我,能明顯感受到電商的整體銷售在下降。這說明實體書店的吸引力仍然是逐漸上升的。但與此同時,電商也不斷涉足實體書店,其他行業也在嘗試涉入實體書店領域,比如我身邊就有不少電影院的朋友正在延展業態到圖書。這無形中會造成實體書店相互競爭的局面,尤其是在書店數量不斷增多的成都、杭州,也有書業同仁曾跟我暗暗叫苦,說成都的書店環境已經被做壞了,因為書店的數量實在太多了。
  所以我說,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開書店很容易,但能存活下來非常困難。前兩天我看到新聞,說是一家無人書店倒閉了。現在對于無人書店以及智能書店的嘗試,大多都是出于一種提升支付行為便利化的目標,已經比較初級了。實體書店的競爭應該是在服務,我前陣子去蔦屋書店學習,發現他們已經成為了日本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他們能達到這種程度,主要是為讀者提供了專業的服務。無論是他們店中精致的文具、黑膠唱片,還是給讀者留有充分的空間,都是在提供服務。蔦屋書店的讀者有不少都是老人和孩子,他們覺得這個空間非常舒適。
  書店要留給讀者社交接觸的空間,人是社交動物,不可能一直盯著冷冰冰的電腦和手機,他們來書店是想找到一個體驗、交流平臺,尋找精神追求。書店如果不專業,以為只要放上一些陶瓷杯子就是文化創意產品或者是直接山寨模仿,根本行不通。文化創意產品的內涵,應該是從書店文化品質出發的一種衍生產品。
  在這個缺乏情感的、功利化、淡漠的時代,扎根書店本土,做好有價值的服務非常重要。在青苑書店25年的經營中,我們和讀者的心牢牢地在一起。當下讀者對于書店的眼光越來越挑剔,前陣子我和劉蘇里等朋友小聚,發現我們對于80年代的感情是一樣的,所以我從這一主題出發,為我的老讀者們重新進行了店內設計,懷舊且不缺乏時尚感。
  我將書店的升級重點放在了營造舒適的環境,比如椅子、沙發等,打造一種個人書房的感覺。除了我的這一批老讀者,我也一直在想該如何服務他們的下一代。所以接下來,我也準備進行兒童書店的拓展,目前正在洽談中,我的標準仍然是不求量,做出有深度、有品質的書店。而這些也正是青苑書店的競爭力。
  青苑書店盡管只有一家店,但其實我們的團隊扶持了200多家書店。雖然沒有冠以“青苑”這一牌子,但這些在綜合體里的書店,配書、分類等工作,都是我們青苑書店的員工在做的。另外,我們的中盤會給這些書店進行圖書批發等,同時還會對這些書店進行培訓指導,提供書架設計等硬件服務。而我之所以升級改造青苑書店,目的也是想打造一個標桿,讓這些書店能夠效仿,制造出一套標準化的東西來指導他們。


天天看片高清观看免费